現在最喜歡月歌的cp最愛始春♡不拆不逆w也喜歡海隼,隼海ww(最近突然覺得隼海也不錯www)

【始春】禁忌之戀

標題只是個噱頭,和內容沒啥關係(大概
這篇是我放在朋友那,請朋友代打的文,下週段考兼日檢,之後還有學校活動,可能抽不出什麼時間#不過我還是會努力抽出時間更文的,應該會在12月的某一天更過往那篇的後續,敬請期待(?

內容架空 可能OOC,奇幻有,自創角色有
黑天使始x白天使春


有個世界分成天之國、獄之國、人之國,而天之國、獄之國國家的人民們都有著美麗的獨特的翅膀也能成為國家的象徵
天之國有著白色為底,而羽毛尾部有淺淡如彩虹般閃耀著。獄之國則與天之國相反,翅膀以黑色為底,而羽毛尾部是一致美麗微淡的紫。人之國則是一般人類所居住的地方,而人之國的人民並沒有翅膀也不知道天與獄人民的存在,所以有時天之國與獄之國的人民會隱藏翅膀到人之國遊玩
各世界裡當然的都有最高領導人來統治國家
獄之國的國王名叫睦月始,然而身為獄之國國王的始卻居住在人之國,因為……始愛上了一位名為彌生春的白天使,他向春搭話並成為了朋友,不過始從未將自己的心意說出口,始和春各自還有另外兩位知己,海和隼。海與同樣身為王的隼相愛了,始與春為此感到震驚,但沒有反對而是支持。始喜歡春這件事,海與隼都知道,所以兩人都盡力的幫助始追(拐)到人,但在他們兩人努力幫助他時,其實並不知道春已經愛上了始,只是春顧慮到始的身份、不想為難到始,所以不敢將心意表露,而身為春的知己,隼明白春在想什麼的同時,也知道了春在顧慮的事情,所以隼去找春聊聊

(天之國,某間咖啡廳)
「春,你喜歡始嗎?」隼單刀直入的說
「我……」春猶豫著不知道該不該說
「先別管身份,只要告訴我,“你”喜不喜歡始」
「我……喜歡始…但是始是國王又是黑天使,我只會害到始而已…」
「春,別想這麼多,我也是國王,也是白天使,但我還是愛上了身為黑天使的海啊」
「我…不可能的,如果我的存在,會害到始的話,那麼我會選擇離開,我絕對不要拖累始」春認真的說
「春…」
「陛下,請不要再說了,我心意已決」春少見的對隼使用敬語
「唉…我知道了,我們去找海和始吧」
「嗯」
到他們離開時,都未發現在某處有著一個人影,並偷聽了他們的談話內容,而“他”將會是改變現在的一切

(人之國)
「海~」隼撒嬌的撲向海的懷裡
「隼,都說了不要撲過來,這樣很危險」海雖嘴上這麼說,但還是將人穩穩的接住(雪:老樣子的寵著隼啊( ̄▽ ̄)ノ)
「我相信海不會讓我受傷的嘛~」
「你真是…」
(雪:好,我們先無視(?)兩人閃到不能再閃的日常對話,來看一下始春兩人(戴墨鏡))
「他們真是一如往常的閃啊~」春站在始的旁邊看著對面的兩人如此說著
「啊」
突然,有人從始的視線死角衝過來,但比始高的春馬上注意到了,也發現那人手中握著刀,還不是普通的刀,是對黑天使有致命性的刀!
春立即把始拉到後方,也因此那把刀刺進了春的身體裡……
「春!」始接住倒下的身軀,並高喊春的名字,他發現春的臉色不對勁,始的表情不再有以往的冷靜沉著,有的只剩焦急、擔憂
在一旁的隼馬上讓海抓住“犯人”,而自己趕緊替春的傷口做緊急處理,之後便走向那傷害到春的人,當隼看見犯人臉孔時,眼神是從未有過的狠戾

「說!為什麼你會有禁刃!天之國大臣,薩斯凡」隼聲音低沉冷硬,眼神冰冷俯視跪在自己面前的人
,原來那人是白天使而且還是位大臣
「不愧是過目不忘的國王大人啊,禁刀是我在天之國買的,陛下不知道吧,天之國有人在賣禁刀呢」
「我是不知道,但我一定會處理,那麼你又為何要傷害始?」
「因…因為他讓春大人不快樂!春大人為了他,一直都不快樂!」(雪:原來啊~發現了不得了的大事呢~)
「春是不快樂,但是!因為春是為情所困,至於你,你持有禁刃又加上傷害我的輔佐官,我宣判你將折翼成為凡人,並忘記你曾在天之國的一切」隼結束審判,並命令侍衛將犯人拿下
「隼…你說春為情所困,而那人也說春為了我的事而不開心?難道春……」
「哼~不愧是獄之國的國王,不過這事先緩緩,救春要緊,剛剛只是緊急處理,始,你帶著春隨我回天之國,海,你也一起來吧」

(天之國王宮)

「始,春已經沒事了,但…照目前的情況看來應該會沉睡幾天,畢竟凶器是對付黑天使的致命的禁刃,但對白天使造成的傷害也不小,就讓春休息休息吧」隼對著對面的始述說著
「嗯…」
「唉…吶,始,我想始你應該知道春在顧慮什麼了吧」
「嗯,所以我想做什麼,你也知道了吧」
「當然~看來我們倆想的事是一樣的呢~」

~~~~~~~~~~~~~~~~~~~~~~~~~~~~~~~~~~~

在春休養的同時,獄之國以及天之國正因為隼與始的作為而吵的沸沸揚揚…

原來隼公開了與海兩人之間的關係,而獄之國國王始也接續公布所愛之人的身份為天之國的春,兩國人民得知如炸彈似的消息後,得到的回應各有不同,高興的是支持的人民佔半數以上

隼與始一起站在高端的舞台上,對底下人民們道「愛情不應該被國家、種族所限制,我們期望我們兩國得以友好相處,甚至相愛都不會被說三道四,讓我們兩國人民的愛情,不會因此而受阻撓」

三天後,春從沉睡中醒來
「嗯…這裡是?」
「春!你終於醒了!」走進房的始見春醒來,激動的衝上前溫柔的緊抱住春
「始??」
「春!以後別再這麼做了,要是因為我而讓我喜歡的人受傷我會難過的,春,不要離開我……」
「欸…?!」春消化著剛剛聽到的驚人消息
「春,恭喜了呢~」不知何時出現的隼歡快的說
「隼!!」春臉紅大吼
「呵呵~那麼就不打擾你們了~我要去找我的海了~」隼調侃完很歡樂的離開,留下兩人……
「隼是在說什麼呢,春」
「還想裝……明明就……」
「就如何?嗯?」始專注的看著春,但眼角卻透漏出一絲戲弄
「壞心眼……」春小聲反駁並低下頭,想掩飾自己的表情,但春紅透的耳朵出賣了他
「呵呵」
始露出滿意的笑容並輕柔的吻上春,緩慢、溫柔的,像是在對待重要的寶物般
「唔…嗯…始……」被吻的春漸漸感到酥麻、無力,只好用眼神瞪向始,但對始來說卻是反效果“呵呵,真可愛”
溫和長久的吻結束,始對著春說「春…永遠陪在我身邊,不要離開我」
「嗯,始也不能拋下我哦」
「當然」
兩人就這麼互相依偎,感受著彼此的溫度,享受著此刻的幸福

【始春】過往(第一章)

可以無視標題,標題跟內容沒啥關聯

很久沒發文了,剛好今天考完商英,想說來發一篇,但最近沒啥靈感啊,寫出來的東西都怪怪的#還請見諒,先更一小段,不過應該沒什麼人想看吧#所以我就慢慢地更吧~(喂

內容架空,可能OOC,皇帝始X藝妓春

在一個遙遠的世界,有個名為黑月的國家,這個國家的國王雖然年輕,但很聰明,行事也非常果斷,人民對國王是非常崇敬的但有個問題就是,即使國王納男妃,人民也會支持的,不過重點是,國王好像不打算納妃子,這使得大臣們非常著急,於是大臣們便不斷的遊說國王到藝妓樓去(以慰勞國王之名,行選妃之實),見大臣們如此熱情(?),國王也只好勉強答應

(此時的藝妓樓)

「春,今晚陛下會來,你必須出場」

「是,我知道了」

「好好表現,知道嗎」

「是,我會的」

彌生春,人如其名是一位如春天般,溫柔、和善的男子,是藝妓樓裡唯一的男藝妓,這個藝妓樓有個特別的、不成文的規則

『每個人都可以向藝妓告白,任何一位都可以,只要本人接受了,便可和那位藝妓在一起,並將人帶走』

夜晚,國王與大臣們到了藝妓樓,而藝妓樓的媽媽桑在外迎接他們

「陛下、各位大人們,晚上好」

「嗯」國王以及大臣們以單音回應了她

媽媽桑帶領他們到一個大房間,並命人送上美食和酒,同時也開始了表演

『啪啪』媽媽桑拍了拍手,許多穿著華麗卻不會妨礙動作的舞衣的女孩們出現、向眾人敬禮之後便悠然起舞,輕柔的舞步、整齊劃一的動作,配上柔和的音樂,那畫面可說是非常的美麗,大臣們拍手叫好,但國王只是看著,並未有任何評論甚至是表情,見國王不動於衷(?),一曲結束,媽媽桑讓舞者下去休息,將春叫了出來

「陛下,各位大人,接下來是我們最好的、也是唯一的男藝妓,春」

春聽見自己的名字之後,從容的走出來,向眾人行禮之後,跪坐下來開始彈琴,細長的手指不急不徐地撥動著琴弦,悠揚的樂聲回盪在整個房間,眾人無一不陶醉在美妙的旋律中,曲終,國王面帶微笑地拍手並開口

「真是美妙的樂音」

「過獎了」春也微笑的回應著

從未見過國王露出笑容的大臣們認為機不可失,便向媽媽桑要求讓他們獨處,而他們在另一個房間繼續聚會(某大臣A表示:只要國王肯納妃,管他是男是女),見此狀,國王也只能感到無奈

「唉...」國王扶額嘆了口氣

「陛下?」

「別叫我陛下,這裡只有我們,叫我的名,也不准用敬語」

「是,始」

「嗯,然後,為什麼你會在這裡,春」

tbc

Tsukino Online Gay 07

最近忙到快變成雪泥,差點拖稿#
下一棒 @千寒櫻

06:http://x1392021x.lofter.com/post/1d229bb7_111746ca

在葵、陽去夜的家作客時,公會的眾人正在打公會任務…

「失戀red!後面!」
「哦!」失戀red將面前的怪物打倒後,轉過身把偷襲的怪打趴
「全員注意,下一波攻擊就快來了」
「霜天你帶A小隊到東邊,我帶B小隊到西邊,流玥帶C小隊到南邊,偌涼帶D小隊到北邊,一定要攻下四大神廟!」虛無指示著眾人下一步的行動
「了解」
「知道了」
「嗯」
被點到的三人回應之後就帶著各自負責的小隊快速往自己所負責的區域,並散開來對抗出現的骷髏怪

人員分配:
A小隊:霜天雪月、黑田少吃點東西(始)、眼鏡才不是本體(春)、失戀red(新)
B小隊:虛無飄渺、洺洺之中、哈吉咩拉布(隼)、打工嫌太少(驅)
C小隊:寒影流玥、雲湮飄然、萬事屋開催中(海)、運動bear(郁)
D小隊:偌櫻涼羽、奇蹟淚淚、我的妹妹怎麼那麼可愛(戀)、落花水面文章優(優花)

(東面神廟)
「飛櫻舞•花刃」失戀red說完之後,出現滿天飛舞的櫻花花瓣,並化為利刃飛向怪物,將怪物打倒
「式神召喚,嵐之音、霜之音」眼鏡才不是本體召喚了式神,一對孿生兄妹同時出現在眾人面前
『主人請吩咐』
「嵐,風雨交錯,霜,冰霜暴雪」兄妹倆收到主人命令,使出他們的能力,抵禦怪物的攻擊並反擊回去
「暗月斬擊」黑田少吃點東西喊出了技能名後,他所持的劍的劍身散發著黑色的光芒,揮下劍時出現了一個黑色的彎月,並快速直線前進,將黑月所達到的地方的骷髏打倒了
「凝水•冰弓」霜天雪月說完,空氣中出現了一個個水珠、結合成一個弓的樣子並結成冰
「水箭」將一支水箭架上,拉弦射出「散!」水箭飛散成水珠,往一群骷髏飛去「凝冰」水珠凝結成冰,將面前的骷髏怪全打散成骨頭
突然,散落一地的骨頭發出了黑暗的光,發出黑光的骨頭快速結合成一個更大的骷髏並朝剛才攻擊他們的弓箭手射出一個黑暗的光球,被擊中的弓箭手的身上也散發出不詳的黑色光芒
『系統提醒:您受到亡魂的詛咒,並有機率的觸發了移轉,請在五秒內說出您的新身分。』
「寒月凝霜!」
『系統公告:玩家霜天雪月已因為亡魂的詛咒而消失。』
「什麼!?」
「霜天長老!?」
「凝星!」
「凝星!?」
「你們冷靜點…我沒事」
「放心,霜天長老沒事,只是名字改了而已」
「改了名字?怎麼回事?」
「剛剛受到亡魂的詛咒之後,觸發了移轉,跳脫原本的名,換了一個新身分,不然就麻煩了,移轉好像是有機率性的,要小心點,不要被詛咒打中了」
「嗯,沒事就好,大家小心點」
「是!」
霜天…不,現在應該是寒月凝霜和其他人報告完情況之後,切斷了團隊通話,打算再度拉開弓時發現得到了新的特殊技能
「新的技能嗎…使用看看吧」自言自語的說完之後,發動了技能
「純淨之箭」一支光箭出現在手中,寒月毫不猶豫地架上弓,並射向剛剛詛咒他的骷髏,當光箭射中骷髏的那一剎那,光箭的光愈發強烈,壟罩了大半的區域,當光芒消失後,骷髏怪全部消失了,原本陰暗的神廟現在散發著光輝,四人看著眼前的景象都不免愣了一下
「這技能真強大…」失戀red將所想的說了出來,另外三人點頭附和著
寒月凝霜回神後,打了私人通話給虛無飄渺
「虛無,這邊已經攻下神廟了」
「攻下了?真快啊,其他人都還在努力抗戰中,不過剛剛真的嚇了一跳,突然說你消失了什麼的…」
「只是名字消失而已,其他都沒變,現在的名字是寒月凝霜」
「是嗎,既然你們那邊已經完成了,你過來這幫忙,另外三人就分散到其他兩小隊那支援一下吧」
「我知道了,我會跟他們說一下」
「嗯」切斷和寒月的通話,虛無繼續專心地面對眼前的骷髏怪
----------------
(西面神廟)
「地獄深處的魔物啊,我以魔王之名呼喚你,出現在眾人面前吧,破壞神 Diablo」哈吉咩拉布召喚了破壞神出來
「Diablo,華麗的破壞眼前的骷髏吧〜」
『吼〜』Diablo叫了一聲後,便張開嘴巴射出一道光線並掃過面前的所有骷髏,下一秒,被掃到的骷髏都被炸成灰了
「魔物啊,我是你的主人,回應我的召喚,出來吧,ホケキョくん」打工嫌太少召喚了一隻小小的春鶯
「ホケキョくん,魔音波」小小的春鶯聽到主人的命令,唱起了歌,骷髏怪聽見之後,一個一個都停下了動作
「做的好,凝•水弓,光箭」趕到西邊的寒月凝霜對著不動的骷髏怪射出了幾道光箭,射中的當下散發出了刺眼的強光,當光芒消退後,被射到的骷髏怪都消失了
「霜天…」打工嫌太少下意識叫了那弓箭手的原名
「我現在不是霜天雪月,之後叫我寒月凝霜」而弓箭手打斷了他,並和他說了自己的新名
「是,寒月長老」
一旁的槍手打完面前的怪物後,跑到了弓箭手的身邊「你的名字現在是…?」
「寒月凝霜…洺洺之中,虛無呢?」
「在前面」
「謝謝」道完謝之後寒月正要去虛無那時,洺洺之中問了一句話,使寒月停下了腳步
「凝霜急著找老公嗎…?」
「…並不是」寒月凝霜回答完後和洺洺之中對視了一下子,然後寒月跑向了虛無所在的地方
「果然是想找老公…」洺洺之中望著寒月凝霜的背影自言自語的說著
--------------
「輝月斬」虛無的劍的劍身散發著耀眼的光輝,向怪物砍下時,出現一道新月,被直線前進的新月所及的怪物都被消滅了
「虛無」
「凝霜你來了啊,有什麼發現嗎?」
「嗯,這群骷髏裡有一群會合體再生,只要打倒再生的骷髏,就可以攻下神廟」
「原來如此,那要怎麼知道是哪群?」
「這就不清楚了」
「是嗎,沒關係,那就碰運氣了,炙炎地獄」虛無飄渺將劍插在地上,從沒入土地的劍身為初始點,火焰向兩旁延伸,形成一個圓,將骷髏怪給圈住,碰到火焰的骷髏都被燒成灰燼
「凝水•冰弓,冰箭」寒月射出一支比較粗的冰箭「落冰」那支冰箭粉碎成不小的冰塊,向被圈住的骷髏砸去,被砸中的骷髏有些開始散發著黑色的光芒,並快速的合體成凝霜那時所遇到的大骷髏
「虛無,先躲」
「嗯」兩人先躲到一旁的大石頭後觀察那大骷髏的動作,確定他不會射出詛咒光球後,兩人便跳出來一起攻擊
「凝•水弓,光神之箭」寒月凝霜射出了一支散發著光芒的箭,插在骷髏怪的面前,箭身的光芒擴散開來,形成一道防護罩,擋住要攻擊的大骷髏
「凝霜,你不是冰系嗎?怎麼…」
「剛剛觸發移轉之後,光系技能就覺醒了」
「原來是這樣,有攻擊的技能嗎?」
「有」
「我們合力吧,光系攻擊相輔所造成的傷害應該會更大」
「加成效果嗎,我知道了」
「開始吧,輝月斬」
「嗯,凝•水弓,光輝之箭」
兩道光同時往大骷髏射去,一道是在地上直線向怪物衝去,另一道是從空中快速飛向怪物,當兩道光線打中那個大骷髏後,大骷髏哀號了一聲便消失了,而神廟也恢復了它原本應有的光輝。

tbc.

【搭檔向】月歌之桃太郎

內容架空,歡樂的桃太郎XD
@千寒櫻

人設:
桃太郎:驅
殘念(?)騎士:戀
男子力高(?)騎士:郁
小小魔王:淚
夫:陽、夜
魔王:隼
魔王侍從兼騎士:海
國王:始
皇后:春
王子:新、葵
以上( ´▽` )ノ

正文

在一個平行世界裡,有個非常開放連同性都能結婚的世界,就連國王與皇后也皆是男性,在一個偏遠的小鎮裡有一對夫夫,他們彼此相愛也想要一個可愛的孩子,但是因為生不出來(廢話)而無法實現,於是他們每日每夜不斷祈禱不斷心(狂)念(求)下,終於,有一天,上帝賜(丟)予(下)一個可愛的小傢伙給他們

陽:「好想有個孩子啊~」
夜:「是啊,上帝啊,求你賜予我們一個孩子吧」

有一天,夜提著一大籃的衣物到河邊清洗
“啪!”
“啪!”
“啪!”
“嗯~呼~嗯~哇啊!!嗯?!!”認真洗衣服的夜沒有注意身旁,被突然冒出不知道是什麼的東西撞到,夜即時反應,伸出雙手抓住不知名的物體
「嗯?!好大的桃子啊!太好了感覺很好吃的樣子呢~趕緊帶回去跟陽一起嚐嚐❤」
夜開心的收拾洗好的衣服,另一手抱著大桃子抬起步伐返回家

(陽夜家)
「陽!陽!你看我發現了什麼~」
「嗯?怎麼有個桃子呀?而且好大!」陽見夜興沖沖的跑進家門也看見比夜高了半身的大桃子
「是啊!很大對吧!我們把它切開來吃吧」
「好啊」陽說完便去門口拿自己生存的工具:斧頭,再回到大桃子前拿起斧頭往前一劈,正當要劈中時,大桃子突然綻放光芒
「阿阿阿!!好亮啊啊!!」陽與夜因為刺眼的光芒而吶喊
閃耀的光退去,兩人睜開雙眼,看見了裡頭隱隱顯出的小人影,原來是個可愛小男嬰正安穩的睡在大桃子裡
「陽!!你看!有個孩子在裡頭!」先反應過來的夜興奮的喊
「啊!好可愛啊!一定是上帝賜予我們的」
就這樣,陽與夜為這個可愛的孩子取名為驅,時間轉眼即逝,小男孩漸漸的成長,這十年間小男孩驅結交到許多朋友,兩位騎士戀與郁和一位小小魔王淚,至於怎麼結交到的呢?wwww因為有夜滿滿的愛(?)和好吃的布丁(。・ω・。)ノ♡
之後因為驅與朋友們常常幫鎮上的人做事,所以人們也很喜歡他們,名聲也越來越好便快速的傳到了王城……

(王宮大廳裡)

「唉~真不想去找他啊~」此時身為一國之君的始坐在王座上慵懶的說
「國王陛下但“這個”還是必須送去給他啊」皇后春在一旁勸說
「唉……」
「國王陛下,要不請受人民歡迎的驅送去如何?」王子新對國王提出建議,連站在新身側的另一位小王子也跟著附和
「是啊,他熱心助人,每個人民都很喜歡他呢」
「嗯……那就如你們說的,請那位人民所喜愛的驅送去吧」

在一國之君始的邀請下,驅與朋友一行人便前往王宮
「國王陛下、皇后陛下、王子殿下」驅、戀、郁、淚站在大廳中央面對國王與皇后齊聲道
「免禮,這裡只有我們,別那麼拘束身份」
「呵呵,始還是沒變,果然始還是始」
「春……你明天不用下床了」
「!!別別,始,饒了我吧!」
「哼!」
夫妻倆不顧一旁有人在場,大膽的秀著恩愛
「啊哈哈……」王子葵在一旁乾笑著
「那個……」
「咳!你就是驅對吧」想起一旁有人,便不再與春鬥嘴,正色看向眼前的男孩問道
「是!」驅看向原本前一刻溫柔的樣子下一刻散發出嚴肅氣息的始,不自覺得跟著認真起來“果然這就是國王啊!”
「很好,那麼請你幫我把“這個”送到魔王那裡」用不容拒絕的語氣,始邊說邊起身,並將不知從哪拿出來的盒子交給驅
「請問……這個是?」驅看了一眼盒子疑惑的問
「是紅茶唷,因為白魔王很喜歡喝紅茶,所以他的騎士向我要了一些,但因為某些原因,所以只能請你們幫忙」春親切的回答驅的疑問
「為什麼?怎麼了?」
「因為白魔王,是父王的“超級粉絲”所以沒辦法親自去」小王子新此時便說出“原因”由來
「是!我明白了!我們會幫陛下您送到的!」
「謝謝你們,回來之後記得再來王宮一趟」
「是!」
驅四人回應後便邁著步伐出發去魔王之城,而皇后則是被國王抱回房間調教(?)了,過了幾天,驅四人終於到達魔王之城的城堡外……
“叩!叩!”
「來了,請等一下」門被打開了,眼前出現的是一位很高的男子
「唷!我是海,你們是始派來送東西的吧?」
「是的!我是驅,請收下」去把東西交給了海
「謝啦!」
「始~」某個白色影子撲了過來
「隼!!」海反應極快的擋在驅身前「隼!這樣很危險!」
「可是海不是接住我了嗎~」
「真是的…」
「啊~啊~始!沒有來!」
「隼…」
「…………」而一直被忽略的四人無言的看著對方,海輕敲了隼的頭
「隼」
「啊咧~是淚啊,好久不見」隼聽見熟悉的聲音便向源頭看去,原來是很久沒見的,自己培育(?)的小魔王
「嗯,好久不見」
接著驅四人便被邀請到城堡裡住了幾天,才回到國王之城的王宮
「歡迎你們回來,謝謝你們」國王見驅四人回國,便向他們表示感謝
「不用客氣,國王陛下」
「這些你們收下吧,當作是你們幫忙的謝禮」
「謝謝陛下!」
就這樣四人帶著國王賜給他們的金銀財寶回到了小鎮裡的陽夜家,並和他們說明了事情原委……
「我們的孩子真能幹」夜聽完驅一行人的敘述後開心的讚揚
「當然,這可是我們得意的孩子呀~」

之後,所有人都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真是可喜可賀可喜可賀~( ̄∇ ̄)~

【始春】一方睡著、一方剛回到家

內容架空,可能OOC,小短篇

各位七夕快樂~

正文
(始篇)
「我回來了,欸?始?」
「……」
「睡著了啊…是太累了吧,畢竟始最近工作很多呢…」走過去叫醒始
「始、始,醒醒」
「嗯…春…?」
「嗯,是我,回房間睡吧,不然會感冒哦」
「嗯…你過來陪我睡吧」
「欸?」一秒愣
「走吧」把人拖到房間
「晚安」親吻春的額頭後抱著人睡覺
「///真是的,晚安,始」回抱住始
----------------------
(春篇)
「我回來了…春?」
「……」
「睡著了嗎…都說可以不用等我回來了…真是…」走過去將春抱起,走回自己房間
「嗯…始…?」
「嗯,是我,繼續睡吧」輕吻春一下
「///嗯,晚安」在始懷裡睡著
「晚安,春」將人放到床上,抱著一起睡覺

【始春】風邪

內容架空 (始春交往設定)
P.S.玲是幫我修文的朋友~

正文

(早晨)

在房間裡頭的精緻木製的床上,有個柔順的黃髮男子正酣睡著,不久擾人清夢的鈴聲響起,使得男子不得不悠悠轉醒,正當男子想起身卻感到一陣暈眩,身子向後倒回床上
「啊~啊,看來是感冒了,但今天有工作,如果休息一定會造成別人的麻煩的…還瞞著始吧…」如此打算著,男子便起身走出房間

(客廳)

「大家早」
「春桑早安,早餐已經準備好囉」
「謝謝,葵」
春享用完早餐後,便起身邁向始的房間,到了門前伸手握住門把扭轉
“喀”
整齊的擺飾,一塵不染的房間顯出主人的個性
春走向床邊輕柔喚醒躲在被窩裡的人「始,起床了,待會還有工作唷」
「嗯…知道了」美好的夢被輕柔的呼喚打斷,睜開有些慵懶的眼,看清喚醒自己的主人後便起身坐在床邊使頭腦更清醒些
春看著始醒了便放心離開,然而春沒走幾步暈眩感又再度襲來身體失去了重心般往前向地面倒去
「春!你怎麼了?沒事吧?」見春突然倒下,始即時用有力的雙手支撐住對方,卻看到春的臉色不好,著急的關切春
「沒事的,別擔心」春笑笑地回應
「春…」始看著春那強顏的回覆,不悅的叫著春的名字「不要隱瞞我」春在始的威嚴下自覺,果然還是騙不了始而老實的招了
「我不會勉強自己的」
見春一副“我還是要去工作”的表情,始也無奈的說「唉…休息時給我好好休息,如果撐不住,也給我先休息,不要逞強」
「知道了,不要擔心啦」


工作中,春很好的掩飾了自己,讓旁人察覺不出他有什麼異樣,也好好利用休息時間閉目養神
之後在看完醫生,回到月之寮的當晚,春的病好像更加嚴重,發了高燒,始在一旁照看著,春那微喘著氣不舒服的模樣,始看了很心疼
「你要好好找照顧自己啊…不然我會很擔心啊…」始握住春微熱的手小聲地說著,但還是被春聽進耳裡,春側過臉對著始道「別擔心,就只是感冒而已啦」
看著喜歡逞強的戀人始一臉無奈的說「我知道你不想讓我們擔心,所以,不想讓我們擔心的話,就照顧好自己,如果不舒服就要說,別隱瞞」始語氣堅定不許春有異議
「唉…知道了」
「那就好,沒有下一次了,現在先好好休息吧」
「嗯…」由於吃下的藥產生效用,在身體得到適當休息的春很快的閉上眼沉沉睡去,始見對方不再那麼難受,也鬆了一口氣,便趴在一旁睡著了

(隔日)

「……」始感受到臉有些溫暖“早上了啊…”感受到的溫暖原來是清晨的陽光,抬起頭發現春還在熟睡,始小心的伸手輕碰對方的額頭“嗯…看來是退燒了”
「嗯…」春感受到有人碰觸著自己,便睜開了眼睛
「抱歉吵醒你了?」
「沒關係,不過真難得呢,始會比我先起床呢」
始見春恢復了精神,笑了一下而後又快速地用嚴肅神情威脅道「今天是off,給我待著休息,如果沒有乖乖休息,我會用物理方式強制你休息」
春打個冷顫頭上的三根呆毛也瞬間直立一下,而後不安分地晃動「はいはい」
在始細心(?)的照顧下,春很快地就好起來了

幾日後,兩人工作完一起回到月之寮
兩人一到玄關,春便問「始,你有想要什麼嗎?」
「問這個做什麼?」
「嘛~想謝謝你這幾天照顧我啊」
「是嗎?那麼…」
「!!!」感受到雙脣被咬了,吃痛的張嘴然後又感受到有異物襲來,緊緊吸附著自己“始…/////”
兩人吻了數分鐘後,明明時間不長,但春卻感到全身無力,像是吻了很久一樣
「呵呵~這樣就沒力氣了?那之後怎麼辦呢」始以公主抱的姿勢抱起無力的春
「始!//////」春因為始突然的動作而感到驚訝
「怎麼了?不是要謝謝我嗎?」
「是沒錯…但是…」“你能別用那準備享受美食的眼神盯著我嗎?!還有,臉別那麼近啦!//////”
「春」
「嗯?」看著那近在咫尺的帥氣的臉龐,春不禁有些口乾舌燥(?),視線被那紅潤的唇吸引著,而始發現春的視線後,便故意的在他耳邊發出更加磁性厚重的聲音慢慢的吐字「我‧想‧要‧你」
“轟!!”
春因為始的話,一瞬間腦袋一片空白,臉也通紅
「呵呵」看到春的反應,始覺得很可愛,並小聲地笑出聲
兩人進了房後不久,便傳出了陣陣令人臉紅又燥熱的喘息聲…

雪:請自行想像發生什麼事囉~~
玲:嘿嘿~

Tsukino Online Gay {年中篇}02

我貌似不小心拖了稿#
聯文的下一棒是  @千寒櫻
01:http://x1392021x.lofter.com/post/1d229bb7_10be01ef

「聽說這款遊戲有很多小姐姐玩,老姐也在玩」有著黑色頭髮的人看著遊戲裝備,咕噥了一下後,把盒子從架子上拿下來去結帳
------------------------
「葉月!」
「啥?」
「給你,這是我妹妹叫我拿給你的」
「這是什麼?」
「最近很火的遊戲裝備,他說叫你之後給他你的ID,他想跟你一起打」
「哦,幫我跟他道謝,話說,這遊戲應該有很多女生在玩吧?」
「對啊」
聽到這裡,葉月默默的勾起了嘴角
-----------------
在房間裡,黑髮男子將遊戲下載好後,戴上了頭盔
「歡迎成為Tsukino Online Game 的玩家,您是第19960428位玩家,同時19960428也是您的ID」
卯月新的耳邊響起了一道聲音,接著跑出了一個簡單的輸入畫面
「請輸入遊戲暱稱」
「遊戲暱稱啊…叫什麼好…」正在思考的新,沒注意到他不小心按到了語音輸入
「失戀red!不好聽…到底要叫什麼呢…」然後新一個手滑(殘),不小心按到確認鍵
「失戀red,歡迎你的加入,現在你要選擇你想要的職業」
「啊!…算了,先選職業吧」看過一輪後,新選了刺客,原因是聽起來很酷,應該能吸引到不少小姐姐的注意
---------------
「好了,來玩吧!」葉月陽在下載完成後,馬上戴上了頭盔
同樣的暱稱慘劇也發生在陽的身上,因為暱稱系統突然出現了bug
「咖哩genau是什麼啊!?算了,職業帥一點就好」這麼想的陽看過所有的職業之後,選擇了樂手,樂器選了貝斯
因為新和陽幾乎同時進入了遊戲畫面,所以馬上就遇到了
「失戀red?這是什麼奇怪的名字…」
「咖哩genau?是咖哩愛好者嗎?」
新和陽因為名字的關係聊了起來,互相安慰對方發生的悲劇(?)
「咖哩genau,要不要加好友?」
「好啊,我的ID是19960813」
「好哦」
然後志同道合的他們互相加了好友後,就一起去找任務來破了
-----------------
練級後,葵和夜接到的任務是要打副本,但人數不夠,沒辦法進入副本,這讓他們很煩惱,這時,新和陽也剛好練級完接到了這個任務遇到了葵和夜,葵看到有人出現,有些不好意思的開口問
「請問,你們能和我們一起打副本嗎?我們這裡人數不夠」
「是新手副本嗎?」
「是的」
「好啊,我們也是要去打那個副本」
打完副本後四人互相加了好友,並約好下次再一起打副本

【始春】生活中的小意外

內容架空,可能OOC

(共有間)
始和春在討論工作時少有的起了小爭執
「最近始的工作太多了,要多休息啦」
「不用,我沒問題」
「哪裡沒問題啊!孩子們會擔心的啊!而且,我也會擔心的啊…」
「春…我真的沒關係」
「……」現在春的表情是氣憤,但更多的是滿滿的擔憂,春默默地站起身,想要先離開,冷靜一下
「春,等等…」始見春要離開,馬上起身想拉住他,但腳不小心絆了一下而往前倒,連帶也把春推倒了,兩人就雙雙倒在地上
「好痛…始你…」春正想向推倒他的始抱怨時,看到他的雙眼正凝視著自己,一瞬間忘了想說的話,臉漸漸地紅了起來「始…你先起來好不好…」但那人沒有動作,只是開口說「春,我知道你擔心我…我明白了,我會多休息的,不過現在……」始露出來一抹邪魅的笑容在春耳邊說「我想要你」,說完,始不給春反應的時間,馬上將他抱回房間,待春回過神來,他已經在始的房間裡和始接吻了……
後來,始表示,他off的日子,春也要off,而聽到始這麼說的春,臉不爭氣的紅了

【海隼】各種互動(後抱篇)

內容架空,可能OOC

海坐在沙發上看著資料…隼見狀,走到了海的身後…
「海~」隼叫著海的同時,從後面抱住了海
「嗯,隼?怎麼了?」海回應了隼,但視線沒有從手中的資料移開,隼有些吃醋的坐到海的旁邊
「海~海~海都不理我~好過分~魔王大人覺得好傷心~」
「……隼,過分的是你吧…我看的這些資料都是你的啊…」海有些無力的說著
「嗯~那~給我吧~」隼說完馬上抽走海手上的資料,開始看,不到十分鐘,那些資料隼都看完了
「海~我看完了,我要獎勵~」隼邊說邊趴到海的身上撒嬌
海無奈的說「這本來就是你的工作啊…算了,辛苦你了,要不我去給你泡紅茶吧」海摸了摸隼的頭,起身準備去泡紅茶時,被隼拉住了
「隼?」
「海~我想要的獎勵不是紅茶哦~」
海坐下來看著隼問「嗯?那你要什麼?」後者輕笑了一下,吻上海的唇後說「我已經拿到獎勵了~☆」
「真是…」海無奈的笑了一下,攬過隼,低聲在隼的耳邊說「那要不要再拿更多獎勵啊?」
隼聽見海這麼說,就知道自己誘惑成功了,他開心的回答「回房間吧~☆」
「嗯」海單音回覆隼後,就將隼抱回房間去了

事後
「所以你那時是預謀好的啊…」海無力的說
「嗯?怎麼這麼說,魔王大人是很愛海的啊~」
「是是,我當然也很愛我的魔王大人」
「海~我想喝紅茶~」
「是是,我去幫你泡」

【始春】各種互動(後抱篇)

內容架空,可能OOC

春坐在沙發上看著書,看的很入迷,始有些吃醋的走到春的後面…
「春」始從春的背後環抱住春,並喊了他的名
「嗯?始,怎麼了?」春回應了始的呼喊但他沒有放下書,始見春沒有放下書,醋意更大了,他抽走春手中的書,丟在地上,然後收緊抱住春的手臂
「始?」
「……」
「始,你怎麼了?」
「……」
「難道…你在吃書的醋?」
「…」始沒有回話,只是再次加重抱住春的力道,感受到始的反應,春輕笑了一下,並把手放在始的手臂上說「始,用不著吃醋,我的心,我的人都是屬於你的了啊」
「嗯,春,我的心也是屬於你的」始說完放開抱住春的手,將他的臉轉向自己,並給他一個深吻,而春也回應著,直到春無力了才放開,始見春紅著臉喘著氣的模樣,笑了一下對他說「再來,我們回房間吧」春聽見之後輕輕的點一下頭,就讓始抱他回房間了

事後
「你那時是在看什麼?」
「是我們的回憶錄哦~」
「我人都在你身邊了,還需要回憶嗎?」
「是這樣沒錯啦,不過,和始相處在一起的時間都很幸福,都是值得回憶的~」
聽見春的回答,始抱住了春,低喃道「你真的是…」"太可愛了"
「嗯?」
「不,沒什麼,讓我抱一下」
「嗯」